当前位置: T6T8棋牌游戏网 > 资讯中心 > 麻将攻略 > 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时间: 2019-11-26 15:46来源:t6t8棋牌游戏网

香港人对赌博的热情,跟爱看足球的世界杯差不多。

光看马赛的投注额便可见一斑:九七年正值经济泡沫将近爆破前夕,对赌博就更狂热,1996/97年度的投注额高达920亿港元,马季暑假前最后一天的赛事的投注额就比英国整年的投注额还大!近年因经济不景,香港赛马的总投注额已下降至2004/05年度的627亿港元,但投注额仍位列世界第三,仅次于美国及日本。马会上缴的博彩税及利得税,于2004/05年度达123亿港元,占政府收入的一成!

在普通市民看来,赌马是娱乐,打麻将是耍乐。早在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打麻将已经风行香港社会,此后半个多世纪历久不衰,成为普罗大众酷爱的消闲和社交活动之一。在香港街头小巷,至今还可以看到这些传统的国粹游戏,见证着一段香港历史进程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有油麻地庙街的街头,抬头看到一个大大的招牌“鸡记麻将”,历史节点从这里开始。这家店的创办人林坤,当时13岁的他到了香港,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油麻地鸡栏做小工,每月工钱只得一毛半,以低廉价钱收购濒死鸡只,再煮成卤水鸡在街边摆卖,大受欢迎,街坊亦称呼他做“阿鸡“。

到了1932年,他在庙街开了一间“鸡记士多”,士多就是Store的中文粤语翻译,在香港,华人一般在老板的姓氏后加士多,於是就有了王记士多,陈记士多,徐记士多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鸡记士多当时还卖水果跟糖水,但生意一般,有华人的地方必有麻将,于是他向街坊提供免费麻将耍乐,藉以带旺人流,有地方,也不可能白打,大伙儿赢钱的就自觉给些佣金,这就成为香港麻将店的雏形。

由于有利可图,一时间香港街头的麻将店雨后春笋般的涌现,到了1955年,港英政府全面禁赌,准备立法全面禁赌,于是,这些麻将店们就成立了“港九麻雀商会“,林坤成为主席,向港英政府争取生存空间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1976年观塘的鸡记开张时,请来很多红星助阵,右起是邓光荣、鸡叔、丹娜、邵音音、邓光荣太太、林建明、伊雷、陈观泰、杜平、沈殿霞、郑少秋、李道洪。

香港麻将的规则与广东麻将大致相同,但是番种少很多,实际上是属于较传统的「清章」打法,以别于新章的广东麻将。根据自订规则,通常以三番起胡,最大以打八番或十番为上限(网络游戏较常见最大打十三番)。

香港麻普遍采用「三三制」,即混一色、对对糊、小三元、花糊都是以三番计,但食花糊者例必自摸,一般不会加计自摸的一番。过去的玩家往往采用「二二制」,只计花糊做两番,到后来才逐渐演变成「三三制」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要跟老外解释麻将可相当困难,林坤使出浑身解数,他说中国人打麻将就跟你们老外玩扑克一样,如果要禁止麻将,你必须一视同仁连扑克就禁了,还有,玩扑克你可以在家里静静的打,但麻将不行,缺一不可,声音还很吵,他们的麻将馆就可以做到互补。

从啥是麻将到怎么打,跟英国人打桥牌一样,建议怎么监管,经过他四个月的游说,老外们懂了,中国人没麻将真不行!于是,1956年,港英政府将麻将合法化,一副麻将有144只牌,于是发出144个牌照,当时,还很文雅叫麻将学校,所以在香港,去打麻将也叫“交学费”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这样,油麻地的鸡记成为香港第一间持牌麻雀馆。

在香港,在外头打麻将有两种地方,都需要申请牌照,一个是麻雀会,一个是麻将馆,最大的分别是麻将会是会所牌照,不可以抽佣,麻将馆就可以了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在麻将馆的桌子上面挂着一个盆子,这就是俗称抽水袋,水就是财,抽水就是抽佣。按法例,每铺麻将可以抽0.5%水,最好的麻将馆,一天抽水可获利上百万元,而这个抽水袋是用来帮助客人兑换大钞零钱的工具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麻将馆的牌照名字就叫“麻将/天九牌照”,而且有规定时间(中午12时至晚上12时)经营麻将馆,至今香港还有将近60间的麻将馆,都在老市区,也就是旺角丶油麻地丶湾仔丶北角、荃湾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每张桌子都有固定的最低投注限额,所以大家相互不认识都可以在一起打麻将,当然,最怕有人来出老千,这时候,练得一对“慧眼”的看场就知道了,请他们出去也很简单,就说“外面有人找你们”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每张桌子都有固定的最低投注限额,所以大家相互不认识都可以在一起打麻将,为了留住客人,馆内还有专门的跑腿,例如帮客人去买烟,交水电费,甚至帮师奶去买菜,买饭,甚至带孩子都有,一个麻将馆,生活色彩接地气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但是过了千禧年,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香港麻将活动不再普遍如昔,打麻将的人数都愈来愈少。

以前每月打麻将人数高达四成,现在则只有不足两成半,而年轻人仅2%表示会每周打麻将。就算包括从18岁到64岁阶层人口计算,2017年也只有18%港人每个月打麻将一次,2012年这个数字是28%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电影《色戒》剧照

麻雀馆是种地道文化,鸡记的第三代人林伟森这样说,他觉得去雀馆打几铺和去酒吧饮几杯差不多,也就是都市生活其中一种解药。旧时的人生活没那么紧张时,那些人志在来赌、来赢钱,不是来吃喝的。「着短裤、叨支烟来打麻雀,你送他一杯茶他已经好开心。」现在的雀馆重新装修过,有冷气,依然有点烟雾弥漫,每张雀枱旁有瓶装蒸馏水、饮品,还有水果、龟苓膏甚至老火汤,也说不清雀馆究竟是在都市之中扮演什么角色了。

看完香港麻将兴衰史,我竟读懂了这座城

这只霓虹灯的鸡,究竟60年前由谁设计已无从稽考,但是这只鸡的设计一直沿用,观塘裕文坊的鸡记早前就是屹立

香港愈来愈少人打麻将,也愈来愈少人打「香港麻将」。在香港,麻将近年经历了很大的转变,麻将馆由主力经营香港麻将,逐步转攻大陆市场。一些麻将馆会以「祖国全冲牌」、「爱国深圳牌」(又名跑马仔、推倒胡、杠牌)作招徕,甚至会为大陆旅客提供交通费。

有麻将馆工人说,现在麻将馆仍有部分位置预留给专门打香港麻将的客人,但人数比起「跑马仔」的为少。「跑马仔」相较香港麻将,节奏更快,规则更简单,而希望玩「跑马仔」的不单止是大陆人,亦有不少是香港人。

有年轻雀友就说:「一旦被取代,香港麻将便会消失。如果长大后发现自己子女只会打大陆麻将,我会好伤心」。

相关阅读

Copyright © 2014-2019 www.t6t8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
郑重声明: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麻烦通知删除,谢谢!联系方式:vvv6666iii@gmail.com